大发奔驰宝马

全本小說網 > 歷史軍事 > 北宋大丈夫 > 第1872章 沈某在此

第1872章 沈某在此

推薦閱讀: 天宇異界錄遨游電影魔宗圣女努力刷經驗畫滿田園三國之刺客帝國三國之統帥天下致命游戲等您來戰重生之都市大魔王重生八零俏嬌妻

<太-悠悠>小說щww.taiuu.com
    曹本依舊在讀書,頭發亂糟糟的。(全本小說網,http://mljav.com)

    曹晃在外面看了惆悵,出去問道:“去看榜的還沒回來?”

    “沒。”

    他嘆息一聲,正準備回去時,就見一騎而來。

    “是國舅。”

    曹晃迎上去,拱手道:“這是來喝酒?”

    這是玩笑,可曹佾下馬后,卻正經拱手道:“五郎,恭喜你了。”

    曹晃心中一怔,“怎么了?”

    曹佾笑道:“本哥中了。”

    曹晃呵呵笑道:“國舅莫不是玩笑?”

    曹佾搖頭,“此等事某怎會玩笑!”

    曹晃看著天空,只覺得一股狂喜涌上來,然后頭暈。

    呯!

    曹晃就這么倒在了家門口。

    “五郎!”曹佾傻眼了。他是來送好消息的,是喜事,可曹晃這么一倒,若是醒不來了,那就是喜事變喪事。

    “掐一把!”曹佾想起了軍中的手段,就親自上去,重重的掐了曹晃的人中一下,都出血了。

    “嗷!”曹晃醒來了,第一件事就是拉著曹佾的手,“國舅,你莫哄我!”

    “哄你某從此不近女色!”曹佾詛咒發誓。

    曹佾從被先帝解脫之后,就像是脫韁的野馬,歡場上的常客……直至被太后娘娘收拾了幾次,這才收斂了些。他用不近女色來發誓,這比官家發誓不做皇帝的誓言還更加的有力。

    “大郎!”曹晃起身就往家里跑,歡喜的和個孩子似的。

    曹本在看書,曹晃沖進來,一把抓起書,隨手丟掉。

    “爹爹!”曹本抬頭,一雙帶著黑眼圈的眼睛里全是憤怒。

    “大郎,你中了!”

    曹家瘋狂了。

    “我的兒,為父此刻死去也有臉見祖宗了。”

    曹晃激動的落淚了,“看看咱們曹家,從祖輩開始就是耍刀弄槍的,以前國舅還說,雖然是將門,可定然要弄個進士出來,誰中了?誰中了?”

    曹佾大囧,恨不能有酒水,灌死這個堂弟。

    “就你中了,我的兒!”

    曹晃激動的無以復加,當即叫人去樊樓要酒菜,要宴請全族。

    這事兒連趙曙都被驚動了。

    “國舅家有人過了省試?”

    “是。”陳忠珩覺得曹佾最近太嘚瑟了些,“是國舅的堂弟家的孩子。”

    “你就說是他的侄子罷了!”趙曙覺得陳忠珩越發的蠢了,“此事也算是不錯。”

    “權貴如何……”趙曙在思索。

    大宋的權貴大多是從開國時延續下來的,那時候為了解掉那些藩鎮的兵權,就給了他們不少錢財和爵位,時至今日,這些權貴已經日暮西山了。

    他隨即叫來了宰輔們一起商議此事。

    “此事臣以為不錯。”韓琦覺得這是好事兒,“權貴時至今日已經被冷落了,但他們必然不甘心,如何去做?臣以為最好是多給些路子。”

    趙曙點頭,“只是那些子弟爭氣的不多啊!”

    “不多那是自家的事。”韓琦的態度很強硬,“所謂君子之澤,五世而斬,如今百年已過,再多的恩義也該消散了。”

    “可終究有些情義在。”趙曙在觀察著首相。

    “情義是情義,那是私人之事。可帝王無私!”

    韓琦依舊是那么的跋扈,趙曙微微點頭,“如此……曹本不錯。”

    這是要拿曹本來做樣板,讓權貴們知道來自于朝中的態度。

    “日子是自己的,朝中會漸漸減少這些支出。”

    宰輔們點頭,稍后這句話就被有意無意的散播了出去。

    從太祖皇帝杯酒釋兵權開始,大宋的權貴就開始泛濫成災了,再到了真宗皇帝時,各種瘋狂的優待,各種瘋狂的蔭官,讓大宋背負上了沉重的負擔,直至今日依舊是積重難返。

    趙曙可以清理宗室,因為他是大家長,有法理上的優勢。

    但要清理這些年弄的負擔,趙曙都有些心中沒底。

    但他的病情就是這樣,見不得有問題存在,一旦發現有嚴重的問題會威脅到大宋,那么他就會焦慮不安,寢食難安……

    要搞事啊!

    趙曙的話傳了出去,信號很明顯。

    “官家的意思是說,以后蔭官會越發的稀少了,非是大功于國,想都別想。”

    舊黨的氣氛很糟糕,在匯英報被擊潰之后,一種樹倒猢猻散的氣氛就繞之不去。

    文彥博瞇眼在打盹,司馬光在木然發呆。

    呂誨在興奮的說道:“蔭官取消了,那些人家的子弟怎么辦?此事官家卻辦急切了些,該緩緩圖之,十年,二十年,五十年都成。可他卻想在朝夕之間就解決了此事,哎!”

    大宋的問題,三冗首當其沖,而三冗中,蔭官,也就是帝王每年到處封官留下的爛攤子最大。

    到了趙曙這里時,他算是收斂了許多,可依舊沒法剎住車。

    現在他悍然動手……

    “官家這是覺著盛世來臨,大宋武功鼎盛,要拿三冗開刀了。”

    劉展拿出手帕擦了一下嘴唇,皺眉道:“可那些人卻不容小覷,不管是在官場還是在軍中,他們都頗有勢力,官家這是要停掉蔭官……會引發牢騷,不過卻也還好。”

    “某就怕官家會清理以往的蔭官,削減給他們的錢糧。”

    呂誨的話讓大伙兒都有些傻眼,連文彥博都搖頭道:“不能。除非是……瘋了。”

    瘋了這個詞都用上了,可見文彥博對局勢的絕望,對舊黨的絕望。

    趙曙在郡王府時就有傳言說他瘋了,可后來大伙兒也見過,挺好一個人,只是尖刻了些。

    但現在這話卻讓呂誨眼中一亮。

    “別想你的那些。”文彥博皺眉道:“帝王的心你摸不透,若是這話從你這里散播出去,此后老夫與你割席絕交。”

    呂誨低頭應了。

    文彥博再如何也不會走上那條污蔑帝王之路,他起身道:“輸贏只是一時,天下的士大夫何其多,此時敗了,那就臥薪嘗膽,努力尋到讓大宋強盛的法子,而不是在背后詆毀和污蔑,那等人,老夫厭棄之!”

    眾人低頭,連司馬光都如此。

    文彥博緩緩走了出去。

    “曲新詞酒一杯,去年天氣舊亭臺。夕陽西下幾時回?”

    這是晏殊的詞,呂誨苦笑道:“晏同叔生前最高做過樞密使,也是宰輔,去了之后,能承襲他詩詞衣缽的也就是晏幾道。晏幾道……”

    劉展用手絹按按嘴角,“晏幾道當年也是蔭官,太常寺太祝,如今聽聞他很是落魄,整日和人廝混,這便是宰輔的子弟,讓人唏噓啊!”

    司馬光抬頭,吟誦道:“無可奈何花落去,似曾相識燕歸來。小園香徑獨徘徊。”

    氣氛很不好,就像是啥……樹倒猢猻散之前的那種。

    京城中各處議論紛紛,北邙報開始解釋官家那句話的意思,又借此分析了大宋三冗的根源,由此百姓們才恍然大悟,于是叫好聲一片。

    但隨即那些權貴們就出手了。

    “官家,進諫的奏疏都在這。”

    陳忠珩帶著人把一箱箱的奏疏搬了進來。

    趙曙看了一眼,“全數封存。”

    陳忠珩訝然道:“您不看了?”

    “不用看就知道說的是蔭官之事,朕看什么?給自己找難受?”

    趙曙在冷冷的看著京城。

    時光流轉,當冰塊開始出現在宮中時,一騎送來了一個震驚朝堂的消息。

    “陛下,荊湖北路有人造反!”

    趙曙楞了一下,問道:“是從前年開始吧,朕就再也沒聽聞到造反的消息,想來是百姓的日子好過了……這是為何?”

    韓琦已經接過了奏報,飛快看了,抬頭道:“官家,是岳州……”

    “岳州何處?”趙曙的眼中全是怒色。

    “巴陵。”

    韓琦低頭,曾公亮、包拯等人也是如此。

    “巴陵。”趙曙在喘息。

    當年滕子京被貶謫去了岳州,巴陵就是岳州治所,在洞庭湖邊上。他站在洞庭湖邊感慨萬千,最后動了重修岳陽樓的心思。這也算是文壇的一件雅事。岳陽樓修好之后,滕子京給了好友范仲淹一封書信,請他為岳陽樓寫一篇文章。

    范仲淹當時因為新政的事兒被貶謫到了鄧州,得了這事兒,就欣然提筆,然后寫下了膾炙人口、流芳千古的岳陽樓記。

    ——慶歷四年春,滕子京謫守巴陵郡。越明年,政通人和,百廢具興。

    新政失敗后,在不少新黨的眼中,岳陽樓,乃至于巴陵這個地名都帶著很深沉的意義,容不得褻瀆。

    但現在巴陵那地方竟然有人造反了。

    這是在戳新黨的肺管子啊!

    趙曙在喘息。

    “是何人?”

    他目光冰冷,這是發病了。

    韓琦說道:“當地士紳,還有一百余禁軍,還有……幾個官吏。”

    這是一次突襲。

    “他們說官家逼得他們走投無路了……”

    “謊言!”趙曙冷冷的道:“士紳有錢糧,禁軍有軍餉,官吏有俸祿,他們還要什么路?難道是通往皇宮之路嗎?”

    “人心不足!恬不知恥!”趙曙起身,目光中全是煞氣,“當地可平叛了?”

    “還沒消息。”韓琦恨不能親自趕去岳州,但顯然來不及了。

    “汴梁派了禁軍去!馬上去!”

    趙曙的咆哮聲回蕩在皇城之中,騎兵也一路南下。

    不過是兩天,信使再度沖進了汴梁城。

    “陛下,那些叛逆已經束手就擒了!”

    臥槽!

    這造反的消息才傳來兩天,平叛的消息竟然就到了。

    這也太讓人那個啥了吧。

    大宋君臣都生出了被忽悠的憤怒來。

    “誰?”

    “水軍回師到了杭州時,燕國公說去岳陽樓憑吊范公,就帶著百余騎去了岳州,剛到岳州,恰好那些人造反,燕國公就站在岳陽樓上喊了一嗓子,全降了。”

    這個小畜生,竟然跑去了岳陽樓,也不怕被彈劾!

    包拯暗自惱怒。

    “他喊了什么?”趙曙問道。

    信使說道:“燕國公喊……沈某在此!”

    沈某在此!

    四個字!

    叛逆俯首!

    ……

    下旬了啊!求個月票。

    zn03251zxst21902181{太}{悠悠}小說 щww{taiuu][com}
上一章 章節目錄 加入書簽 投票推薦

大发奔驰宝马溫馨提示:把書籍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

极速快乐8-百科词条 河北彩票网-搜霸天下 利奥平台-即可搜索 博猫彩票-新浪爱彩 重庆彩票网-一定牛 聚福彩票-360云盘 奥博APP-百度耨米 吉美彩票-欢迎您 五分排列3-爱问知识人 彩票大赢家-互动百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