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发奔驰宝马

全本小說網 > 武俠仙俠 > 九天 > 第七百三十三章 只是怕而已

第七百三十三章 只是怕而已

推薦閱讀: 天宇異界錄畫滿田園三國之刺客帝國三國之統帥天下致命游戲等您來戰重生之都市大魔王重生八零俏嬌妻我家總裁他有病

<太-悠悠>小說щww.taiuu.com
    “老太白……”

    遠處與近處的戰場之上,看著太白宗主坦然邁入了萬神陣的一幕,古通老怪等人忽然都慌了神,失聲大叫起來,有那么一刻,他們甚至感覺到了一種天塌下來的感覺。//全本小說網,HTTPS://mljav.com)//

    而在戰場的諸方,太白宗諸位長老等等,也一下子心提到了嗓子眼,滿面皆驚,甚至露出了難以置信的神色,他們對這一方戰場,想過無數,惟獨沒有想過,太白宗主居然也會陷入這等兇險之中,心里始終覺得,太白宗主不該如何,其他人皆死,他也不會死……

    他們有的如遭雷擊,一時身形都已木然。

    有的驚慌大叫,拼命向前奔了過來……

    只不過,無論是哪種,都已遠遠的來不及,太白宗主進入那萬神陣的動作實在太堅定了,他離得萬神陣也太近,近到了所有人都無暇反應,便已眼睜睜看著他進入了那方大陣!

    萬神陣的陣光,已從門戶之中交織,纏住了太白宗主。

    而此前被太白宗主以歸元不滅識修煉出來的強大神識鎮壓的血河,在這時候也已滾滾反噬,似乎那無盡冤魂都在血河之中覺醒,帶著滿腔的怨毒,張開了猙獰的口齒,向著太白宗主身上噬去,而此前神威凜凜的太白宗主,在這力量的反噬之下,幾乎沒有還手之力!

    “宗主……”

    也是在太白宗主進入萬神陣的一刻,地火陣中的方貴,忽然心生感應,莫名其妙的感覺到了一種無法形容的恐慌,就像是自己的心臟忽然被一個黑洞吞沒,那是一種讓人絕望的恐慌,整個人都慌了神,心底向上竄著寒氣,終使得他不顧一切睜開雙眼,向外沖了出去。

    已然被煉了足有七天的肉身,這時候竟是出現了些許金戈振鳴之意,無窮力量忽然在身周蕩起,這力量太過凝實,以致于他身周的虛空,居然出現了一片片隱約的法則虛影。

    某種程度上來講,這已是突破元嬰,踏入化神的門徑。

    不過這時候的方貴,根本來不及考慮其他的事情,也不知道這代表著什么,他只是滿心驚怖,急急將一身法力撐起,撞向了周圍四下里彌漫,將自己全身裹住的地火陣,然后憤然大吼,以不惜借肉身崩碎整方大陣的意志,硬生生的向著這地火陣力量最強處沖去。

    他這時候一定要沖出去,不惜一切。

    只是結果與他想象中不一樣,他周身力量狂涌,激蕩天地,可是在他沖了出去之去,卻忽然發現,自己周圍陣光消失了,地火也消失了,天清云淡,沒有一絲的束縛……

    地火陣居然消失了?

    方貴內心驚愕于這一幕,根本不知道發生了什么事情。

    不過他也來不及細想,只是微微一愣之后,便立時向著萬神陣的方向沖了過去!

    無法形容他的速度,這時候的他,幾乎擁有了可以直接橫跨虛空之能,心念動處,便已來到了萬神陣之前,然后手掌探開,直向著前面抓住,滿心滿眼,都只有一個念頭,他要將正在走進萬神陣的太白宗主抓出來,無論如何,也不能讓宗主進入這萬神陣中送死!

    可結果……

    終是慢了一步!

    在他手掌探出之前,太白宗主,便已經進入了萬神陣中!

    方貴的臉色,忽然便滿布了恐懼之意。

    而偌大一片戰場,所有人也都驚的呆立當場,良久喘不過一口氣來。

    “太白宗主,終還是要……”

    ……

    ……

    “那小子脫困了!”

    而在陣外的整片戰場,都已變得死一般的寂靜之時,太白宗主卻在進入這萬神陣的最后一息功夫,聽到了身后的陣勢轟鳴之意,他沒有回頭,因為他此時的肉身,已撐不住任何一個微小的動作,他只是心間明白發生了什么,然后心境坦然的走進了這一片萬神陣之中。

    十門鬼神陣最后一陣,想必也會是十門鬼陣神中,最精妙的一陣。

    十門鬼神陣,本來就是代表了十字法類,而在這十字法類之中,神字法,也本來就是最為神秘,威力也最可怖的一種,以神字法為基設下的大陣,可想見其玄妙的神威。

    太白宗主任由那血河之中的冤魂反噬著自己,目光只是好奇的看著這方大陣。

    修煉血河,便早就知道自己會有這被反噬的一天,所以他居然很坦然,連想掙扎一下的意思都沒有,只是要借著這最后的功夫,看看這十門鬼神陣里的最后一陣,能有什么樣的奇思妙想,又讓自己領略到何等玄奇罕見的至理,就像是在貪婪的看人生最后的風景……

    “你都已經要死了,居然還不忘了看我的陣道?”

    元辰子的聲音響了起來,他的身影浮現在太白宗主的身前,乍一看去,如虛如幻,身周皆是點點繁星,而每一顆繁星,若是仔細看去,又可以從中看到一幕幕世界虛影,一個個鮮活人物,那像是人的一生,把一個人的回憶,盡數封在了這一顆繁星之中,化作陣基。

    而元辰子的身影,便在這些繁星之間,飄飄蕩蕩,并不真實。

    “我修的便是神字法,自然很好奇你會如何用這神字法……”

    太白宗主輕輕笑了一聲,揮揮大袖,背在了身后,打量周圍這無窮陣基,笑道:“沒有讓我失望,你這萬神陣,走的是萬法定神的路子吧,神字一法的修行,重在神識,但一個人的神識,終究是有限,我算是不錯的,自幼修煉在別人看來沒什么用的歸元不滅識,結果越是走到了后來,越是吃香,如今這身本事,全是這神識給我帶來的,可我知道,這一切都是虛無的,我修為越高,有朝一日來臨的反噬便越厲害,撐到如今,已是幸運了……”

    “你倒與我不同,居然是借了別人的神識為己用,這瞧著也不像是冤魂,神識居然十分干凈,當真是有些手段,若我猜得不錯,別人進來破陣,不動神識即可,一動神識,便會陷入這所有的陣眼之中吧,沒準一夢過去,便經歷了一份人生,不知何時才能醒來……”

    “別自夸了!”

    元辰子面無表情,拂了太白宗主一眼,道:“你從天道遺書上面悟出來的神字法,我也看過,不過是些粗淺法門而已,沒什么了不起的,也就是北域人沒見過什么世面,才一下子如獲至寶,甚至將你捧上了神字法宗師的地位,真要論到精湛,就憑你?呵呵……”

    太白宗主笑臉不變,道:“我自是粗淺,但我看你這萬神陣,也不是一點破綻……”

    元辰子道:“我的萬神陣,同樣也是粗淺不堪,破綻百出,不值一提!”

    太白宗主臉色微愕,倒一時不該怎么接了。

    剛準備要罵人的時候,結果對方提前把自己罵了,也挺難接招的。

    太白宗主都緩了一下,才道:“那誰的神字法厲害?”

    “當然是帝尊大人,他的神字法修為,高深莫測!”

    元辰子不屑的一笑,道:“你我與他相比,便如螢輝比日月!”

    太白宗主一下子變得有些沉默了起來,他還真不太好意思去硬和帝尊相比,于是他微一沉吟,才看向了元辰子,道:“你便是因為見到了帝尊的境界,所以才最終服了他?”

    “我不是服他,一直都不是!”

    元辰子面帶不悅之色,道:“我是怕他!”

    太白宗主愣了:“?”

    “怕到了骨頭那種怕,轉世十次,再見到他,仍然會神魂顫栗的那種怕!”

    元辰子回答的十分坦然,道:“一千五百年前,帝尊便是無敵的存在,如今一千五百年過去,有人認為他的修為境界已經陷入了瓶頸,無法再提升,也有人認為他甚至受到某些詛咒,實力在后退,或是認為他在害怕,所以他一直躲了起來,不肯見人,惟有我……”

    他沉默了一下,認真的看著太白宗主,道:“我是這百年里,惟一見過他的人!”

    聽到這個問題,便是太白宗主,也不由微微一驚:“他已問過了天地?”

    于天元修行界里,練氣、筑基、金丹、元嬰、化神,問天地!

    問天地,便是代表著至高無上,代表著一種常人無法觸及、甚至想象的境界。

    而元辰子聽了太白宗主的話,卻只是覺得有些好笑一般,輕輕搖了搖頭,道:“你其實根本就不知道問天地是什么境界,所以你隨隨便便就問了出來,無論我回答是與不是,你都會覺得不過如此,畢竟在你眼中,問天地這個境界,也只是比化神高了那么一境,不是么?”

    太白宗主反問:“難道不是?”

    元辰子搖頭道:“完全不是!”

    太白宗主一時沉默了下來,元辰子也不再說話。

    整方萬神陣里,只剩一片死也似的沉寂。

    “他便是再強,也終究與我無關了!”

    太白宗主好一會兒,才微微搖頭,道:“我想做的事情,已經做了,我的路,也已經走到了盡頭,這時候我能做的,便是接受自己的血河反噬,等著剩下的人去對抗帝尊,或許帝尊確實如你說的那般可怕,但已經再一次被逼出了血性的北域人,應該也可以……”

    不待他說完,元辰子忽然打斷了他:“你怕過什么沒有?”

    太白宗主微微一怔,有些好奇的看著他。

    元辰子道:“讓你恐懼,讓你避讓,甚至讓你屈服的怕!”

    “我怕的東西其實有很多!”

    太白宗主笑了笑,道:“第一次趕去安州尊府接回我太白宗弟子時,我在怕,第一次見我那師侄的家長時,我在怕,掀動整片對抗尊府的浪潮時,我也在怕,當初在東土一念之差,沒有低那個頭時,我也怕,但前后想想,我最怕的,或許就是自己會因為怕而低頭!”

    元辰子似笑非笑:“哪怕你即將被血河反噬,神魂無存,也不怕?”

    “自然是怕的!”

    太白宗主笑道:“不過還不至于怕到后悔的程度!”

    “嘴是真硬啊……”

    元辰子悠悠嘆了一聲,道:“此時的我,其實根本就不必對付你,在你進入萬神陣時,便已引動了陣中的神識,也就開始了自身的崩潰,你會死,而且天底之下無人能救你!”

    太白宗主點了點頭,表情并無什么變化。

    他的肉身,已經在變得支離破碎,血河流轉,分化他的肉身與肌絡,只是在這萬神陣里,沒有聲音,而他又忍著這所有的痛苦,表情都沒有變化,所以倒很容易讓人忘記這一點。

    元辰子道:“除了我!”

    太白宗主像是客氣一樣給了他一點詫異,以及一點好奇。

    元辰子輕輕揮了揮大袖,這萬神陣中,漫天星光開始向著太白宗主飛了過來,每一顆星光,都蘊含著無窮的神識之力,而這神識之力,則分別落在了太白宗主那已經開始崩潰的血河之上,壓制住了那血河,甚至定住了那血河,簡單來說,太白宗主因為壓制不住這龐大的血海之力,開始了自身的崩潰,但元辰子卻將這萬神大陣,落在了他身上,幫他壓制了血海。

    太白宗主像是有些哭笑不得,道:“你這等道心,也要玩那些幡然悔悟的戲碼?”

    “不會!”

    元辰子失聲笑道:“活著時想不明白道理,臨死前才裝作一下子明白了,這不是笑話么?”

    太白宗主終于微微皺起了眉頭,道:“那你這是何意?”

    “萬神陣,終究是會被破的,不是么?”

    元辰子哂然一笑,道:“你以瀕臨崩潰之身,進入萬神陣,別人看來,好似你只是為了證明自己要破陣的態度,慷慨赴死,但我卻知道,你其實是打了借這血河崩潰之力,來破我萬神陣的念頭,我更知道,在你走進我這萬神陣時,你便已注定要死,而我的萬神陣也注定會被破,你只是為了發揮更強大的血河之力,所以才敷衍的跟我聊天,像是一位老友……”

    太白宗主如今的臉色,是真的變得有些古怪了。

    “所以我不打算讓你死,我將這萬神陣送給你……”

    元辰子低聲說著,神秘的笑了笑:“我保你的命,讓你見到帝尊大人!”

    太白宗主的眉頭皺了起來。

    “帝尊大人已經出關了,你們很快就可以見到他!”

    元辰子忽然無聲的大笑:“我很好奇,見到他的時候,你會不會怕……”

    他說著這話時,自己的身影,居然也在變得模糊,仿佛是隨著整片萬神陣的陣光涌入太白宗主體內,幫他鎮住血河,就連元辰子自己,也正在緩緩的崩潰著自己的肉身……

    太白宗主臉色也有些沉凝,低聲道:“為什么這么做?”

    “若非要說一個理由的話……”

    元辰子回答的悠悠蕩蕩,沉沉嘆息:“北域修士拼命的樣子,讓我也覺得有些害怕了……”

    “所以我很想知道,見到帝尊大人的時候,你們還敢不敢拼命……”

    zn03251zxst21902181{太}{悠悠}小說 щww{taiuu][com}
上一章 章節目錄 加入書簽 投票推薦

溫馨提示:把書籍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

极速快乐8-百科词条 河北彩票网-搜霸天下 利奥平台-即可搜索 博猫彩票-新浪爱彩 重庆彩票网-一定牛 聚福彩票-360云盘 奥博APP-百度耨米 吉美彩票-欢迎您 五分排列3-爱问知识人 彩票大赢家-互动百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