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发一分彩投注_大发一分彩官网_大发一分彩注册

筆下星空>穿越重生>大发一分彩投注>1.20 皇命加身

目錄

大发一分彩注册:《劉備的日常》

1.20 皇命加身

諸王稱「國」,列侯稱「家」,名門稱「氏」。

如「弘農楊氏」、「汝南袁氏」、「泰山羊氏」等,不一而足。時下尚無世家,更無門閥。

九江郡,安風縣,淮水航道。

一支大漢水軍,正乘夜行船,逆流而進。

年初,新帝命西園中軍校尉孫堅,回江東募兵平亂,順帶討伐兩岸山賊水匪。山越六司馬,為避孫堅虎威,這才背井離鄉,攜宗族北上,投靠薊王。

孫堅抵達吳郡,擇城中郡兵百人,一戰蕩平本郡黃巾,陣斬黃巾別帥,砍殺黃巾宿賊百人。餘眾皆潰。孫堅乘勝追擊,破其山砦。盡收輜重糧草,金玉珠寶。擇黃巾力士三百入列。兵出會稽,再滅會稽黃巾餘孽。如此這般,四處征討。糧草、財貨、輜重、人馬,滾雪球般,不斷壯大。

有莒縣徐盛,字文向,避亂遷居吳縣,與同縣宋謙,字元恭,並以勇氣聞名。時為郡兵,二人皆入選百人隊,隨孫堅討伐黃巾,臨陣必一左一右,衝殺在前,屢立戰功,同升軍司馬。

有會稽餘姚人,董襲,字元代,身高八尺,武力過人。孫堅攻會稽黃巾,紮營高遷亭。聞有少年勇士自投營前,便引來一見。見襲甚為奇偉,孫堅十分欣賞,遂收入帳下,領黃巾力士。為營中虎賁。笔下星◇空◇www.bxXK.ORg

有會稽山陰人賀齊,字公苗,時任郡吏。奉命往來孫堅營中,接濟糧草輜重。見他談吐不凡,膽略過人。雖召入軍中,為別部司馬。

另有徐州彭城人,張昭,字子布,為避戰亂而南渡揚州。孫堅任命其為參軍。委以重任。

又聞揚州黃巾,攻打舒縣,焚燒城郭。孫堅出兵蕩平,盡收精兵糧草。以戰養戰,江東猛虎如魚得水。何其暢快。

此時,孫堅已得精兵一萬,黃巾力士千人。餘下老弱十萬,皆編為輔兵,據守吳郡、會稽各處老砦,屯田自養。

孫堅此行,乃奉皇命募兵討賊。有皇命加身。州郡唯命是從,不敢忤逆。遂將原先黃巾營寨所據山林陂澤,悉數劃歸烏程侯帳下。助其養兵自給。稱「烏程侯砦」。

此次渡江入淮,馳援安鳳。乃因有渠帥戴風,領萬余賊眾反,圍攻縣城。收郡縣急報,孫堅馬不停蹄,奔赴安鳳。自重返江東,孫堅屢戰屢勝,正氣勢如虹。

舟船靠岸,與接應會面。問清所在,孫堅一馬當先,領兵直撲敵營而去。

江東健兒,皆通水性。南人乘舟,猶如北人騎馬。雖舟行一日夜,卻各個養精蓄稅,虎虎生風,隨孫堅殺奔敵營而去。

雞鳴時分,已至安風城下。

賊人草創大營,防禦稀鬆。不知猛虎匍匐身側,猶在酣睡。徐盛、宋謙、董襲、賀齊,各領精兵千人,四面衝殺放火,殺聲震天。

賊人大夢初醒,亂作一團。

孫堅卻與參軍張昭,騎馬並立高處。冷眼旁觀。

俯瞰賊眾丟盔棄甲,抱頭鼠竄。還是張昭眼尖:「君侯且看!」

只見一將,披掛出帳。呵斥身邊亂軍無果,遂領親信翻身上馬,欲尋路逃亡。不用說,此人便是賊酋戴風。

「保護參軍。」話音未落,孫堅已電射而出。胯下良駒,乃薊王所贈。騎乘日久,頗通人性。雖不敢稱日行千里,卻亦不遠矣。營前鹿角飛身越過,奔沖入營,直追戴風而去。

四周亂軍,手起刀落。斜刺長矛,隨手抓過。掂了掂重量,奮力擲出。

「呔!」

人借馬勢,虎嘯山林。長矛破空,直取后心。

「渠帥!」便有心腹橫身抵擋,穿胸洞背,飛墜馬下。被踏成爛泥。

連頭帶頸,熱血一激。戴風猛回頭,一時目眥盡裂。

遙見一騎,駿馬奔沖,寒光交錯。身後心腹,四分五裂。肚腸齊出,散落馬下。竟無一合之敵。上身齊腰碎去,雙腿猶緊夾馬腹。腔血噴高數丈。戰馬吃痛,四處狂奔。一時血灑成霧,遮障身後,目不能穿。

血霧追身。拖后騎士,接連慘叫崩血,被吞噬其中。

「啊啊啊——」自詡為豪勇之輩的戴風,竟當場破膽。情急之下,揮刀刎頸。身首異處,氣絕身亡。

「無膽鼠輩。」首級落地,音猶在耳。

「賊酋授首,降者不殺!」漢軍喊聲震天。

賊眾紛紛跪地乞降。

廝殺一夜,天明方歇。猛虎搏兔,所向披靡。孫堅率軍擊潰敵軍,斬首三千余級,渠帥授首。其餘叛軍,皆免罪為民,發放農具,分批遷往各處營寨,屯田自養。

清掃屍骸,重立營寨。不及休息,便有心腹帳前通報:「報,薊國豪商田韶,營外求見。」

「哦?」田韶乃薊國豪商,有船一萬丈。常為薊王座上賓,販運南北,往來東西。天下知名。孫堅不敢怠慢:「速請入帳一敘。」

須臾,田韶一身華服,入帳相見:「薊國五大夫田韶,拜見君侯。」

五大夫爵,乃二十等爵之第九等,號「大夫之尊」。換言之,田韶非以商賈之身,披蜀錦華服。而是以五大夫爵,穿佩華服高冠。

「閣下所為何來。」賓主落座,孫堅笑問。

「聞君侯自返江東,詔討四方賊寇。大小百余戰,所向披靡,未嘗一敗。我主曾口出『江東猛虎』,今日幸得一見,韶,心悅誠服。」

「王上謬讚。」孫堅表情一緩:「閣下此來,莫非乃奉王命。」

「然也。」田韶遂從袖中取一長卷,徐徐展開。左伯紙上所繪,正是薊國《兵器圖鑑》。

孫堅瞥眼一觀,便心神領會:「閣下此來,乃為販兵器否?」

「君侯明見。」田韶笑執一禮:「聞君侯抄掠賊眾營寨,所獲頗豐。金珠積滿倉。然麾下精兵過萬,卻苦無兵器衣甲。便是所乘船隻,亦是向州縣臨時徵調。所謂『欲善其事,必利其器』。今有萬件兵甲,千匹良馬,弓弩三千,箭矢十萬。已隨船運來。可解君侯燃眉之急否?」

「嘶——」饒是猛虎孫堅,亦不由倒吸一口涼氣。初次見面,便送貨上門。真乃薊國豪商也。

「現在何處?」孫堅忙問。

「皆泊在淮水之岸。」

「速領我一觀。」孫堅遂打定主意。

「君侯請。」田韶起身相邀。

推薦閱讀

筆下星空所有小說均由網友上傳,如有侵犯版權,請聯繫我們,本站立即予以處理。 Copyright©2014-2019 www.mljav.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掃碼轉到手機閱讀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