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发一分彩投注_大发一分彩官网_大发一分彩注册

大发一分彩开户>大发一分彩投注>最強狂兵>第3718章 孩子你看,金戈鐵馬

目錄

大发一分彩注册:《最強狂兵》

第3718章 孩子你看,金戈鐵馬

我知道,你一直在。

在說這句話的時候,山本恭子完全無視了周圍閃耀而刺眼的刀芒,而是望着碧海藍天。

這是她的自信。

也是她的相信。

她相信他。

就像山本念的那個名字一樣——想念的念,思念的念。

山本恭子知道,蘇銳從來都不曾忘記過自己。

過去是這樣,現在也是如此。

那從海中驟然躍出的四道身影,帶着濃濃的殺氣,以一種衝天的姿態,躍上了沿海公路!

人還在空中,他們的身體甩下一路海水,在刺眼的陽光下竟然透出了一股無邊的美感,以及……肅殺!

那是一種肅殺的美感,是一種能夠讓敵人窒息的光華!

四道身影落在公路上,留下了濕漉漉的腳印,隨後……他們齊齊的從後背上拔出雙刀!

「殺光他們。」其中一個黑衣人說道。

這簡單的一句話,流露出了濃濃的肅殺氣息!

而從他們的打扮上來看,這些人竟然都是忍者!

這樣的身手,絕對是中忍以上,以山本恭子的眼力,甚至能夠判斷出,這四個忍者應該都是一隻腳已經邁進了上忍門檻的高手!

四個半步上忍!

能夠一隻腳跨進上忍的門檻,在東洋的忍者界就絕對是天才般的人物了,尤其是在經過了和蘇銳的幾次對決之後,東洋武術界的超級戰力損失了一大半,後備人才也已經逐漸凋零,此時,能夠湊齊四個半步上忍,已經是相當不容易的事情了。

別看蘇銳在星華號上遇到了好幾個神忍和神武,可是那都是東洋的護國級人物,個個都是成名多年的大師和天才,而從中忍邁進上忍,已經是千難萬難,要知道,哪怕是上忍,也已經能夠稱得上是東洋的國寶了。

這十幾個聖騎士對上四名半步上忍,孰勝孰敗,還真的說不好呢!

他們之前也許一直隱藏在附近,也許一直在跟着山本恭子,默默的保護着。

而這一切,其實並不是山本恭子的授意。

但是,她相信,他們一定會出現,一定會。

這就是一種源自於心底的信念,也是源自於對愛人的本能信任。

山本恭子相信自己的眼光,自己選擇的男人,一定一定不會有錯。

他雖然不在東洋,雖然剛剛結束了一場驚心動魄的世界之戰,但是山本恭子相信,他的心一定有一部分是裝着這裏的。

他從來沒有遺忘過。

只是不知道蘇銳為什麼會安排四名半步上忍在山本恭子的身邊。

畢竟,蘇銳和東洋忍者們的關係一直都不怎麼好,甚至可以稱得上是整個東洋武術界的全民公敵。

那四名半步上忍在出現之後,便攔在了山本恭子和聖騎士團之間。

他們皆是使用的雙刀,當那八把刀同時出鞘的時候,現場那種肅殺之美又呈幾何級數的增長了!

「殺光他們!」賈馬爾冷冷喝道!

他本以為這次的事情很輕鬆,但是卻沒想到,竟然半路殺出了程咬金,而且看起來他們四個人還很強!

賈馬爾是歐洲人,他對於神秘的東洋忍者一直有着發怵之感,因為這些傢伙幾乎只存在於傳說之中,很少露面,自己對他們的攻擊手段和技戰術實力幾乎沒有任何的了解,他沒想到,自己第一次遭遇忍者,竟然會是在這種時候,在這種情況下,他必須盡最快的速度解決掉山本恭子!

本以為這次任務很簡單,結果卻夜長夢多,根本拖不得!

於是,雙方立刻交戰在了一起,刀芒交錯,氣爆聲陣陣!

唰唰唰唰!

雙方剛一交手,四道血光就已經濺了起來!

這四名半步上忍的刀勢非常詭異,讓那些習慣於歐洲戰法的聖騎士們完全不適應,這一下子就被劈中了四個人!

這四道血光雖然不至於讓他們死掉,但是卻可以讓他們損失掉不小的戰鬥力!

受了傷的四個聖騎士暫時退出了戰鬥!

不過,來自天正教廷的聖騎士們反應也很快,他們的平均實力應該是不如半步上忍的,但是由於彼此間配合默契,再加上人數佔據了絕對優勢,因此雖然出現了同伴受傷的情況,可是他們卻立刻進行了補位!

那邊,田代優希一人獨戰四個聖騎士,這邊十幾個人和四名半步上忍呈現僵持膠着的態勢,因此,現場只有兩個人仍舊站在原地,沒有任何的動作!

一個是賈馬爾,另外一個就是山本恭子。

在他們兩人之間,還隔着十幾人的混戰團。

賈馬爾的目光穿過了混戰的重重人影,落在了山本恭子的身上,然後狠狠的皺了皺眉頭。

在他看來,山本恭子此時有些過於平靜了,甚至平靜的有些不太正常。

她明明懷着孕,明明應該迅速離開,可是,她為什麼仍舊這樣站着?笔下星□空□wwW.bxxk.oRg

她的底氣到底來自於哪裡?

賈馬爾開始攥起了拳頭,掌心之中也開始漸漸的沁出了汗水。

山本恭子越是這樣自信,賈馬爾就越是不安。

這位聖騎士團的高手在看着山本恭子,而山本恭子的目光卻並沒有落在他的身上,而是看着場間的混戰。

她的目光之中有刀芒,有血光,也碧海藍天。

她的耳中有喊殺之聲,有慘叫,也有金鐵交鳴。

山本恭子輕輕的撫摸着自己的小腹,她微微低下頭,說道:「山本念,你現在能聽到嗎?能看到嗎?」

也不知道是不是巧合,抑或是母親與孩子之間的心有靈犀,在山本恭子話音落下的時候,山本念連續的蹬了好幾下媽媽的肚子。

山本恭子輕輕的一笑,眼波溫柔:「你是我和你爸爸的孩子,所以有些事情你從小就要了解,眼前這些事情雖然不適合被小孩子看到,但是以後有些路,你必須自己去走。」

隨後,她抬起了眼睛,目光鎖定在戰圈中的那些刀芒之上:「你知道這些是什麼嗎?」

山本念沒有再蹬她的肚子,小傢伙也許陷入了思考,也許說不定翻個身又睡著了。

「這叫……」山本恭子稍稍的停頓了一下:「金戈鐵馬。」

金戈鐵馬並不一定只適用於規模宏大的戰場,對於山本恭子而言,此時刀光劍影,就是一場專屬於她的金戈鐵馬,更是她人生的縮影。

她是這樣,蘇銳也是這樣,這個詞在他們的生命中佔據了很大的重量。

尤其是蘇銳。

無論是在之前太陽神殿的崛起過程中,還是在這一次的世界之戰之中,蘇銳的表現,一直都是如此,面對槍林彈雨也毫無畏懼,勇往直前——金戈鐵馬,氣吞萬里如虎。

對於山本恭子而言,她要讓山本念看的不止是眼前的這一場戰鬥,而是要讓他看到他的爸爸所擁有的金戈鐵馬的人生。

作為太陽神阿波羅和山本恭子的孩子,山本念從一出生的時候起,就註定了他將要走上和同齡人完全不一樣的道路。

也許山本念又聽到了媽媽的這一句話,他翻了個身,從媽媽的肚子左邊轉到了右邊。

山本恭子感受着小傢伙的「回應」,隨後又笑了起來。

而這種笑容,讓一直關注着戰場局勢的賈馬爾感覺到很不舒服,很不安心,似乎將要有什麼極為不好的事情要在他的身上發生。

賈馬爾本身還決定要親自下場,殺了這幾個忽然出現的半步上忍,可是現在,這位天正教廷聖騎士團的第二高手改變了主意——他決定要儘快結束山本恭子這樣的笑容。

「山本恭子小姐,你的手下很厲害,但是,這並不能夠影響整個事件的最終結果。」賈馬爾說著,長刀一揮,足下發力,正準備越過交戰的人群,朝着山本恭子殺過來。

然而,就在此刻,一聲慘叫忽然吸引了他的注意力!

田代優希已經把她的匕首插進了一個聖騎士的胸膛,隨後狠狠一腳踹在了對方的腹部!

這個高大的聖騎士被踹出了好幾米,發出了慘叫,胸膛之上噴着血,隨後沉重的身體便轟然倒地!

田代優希抹了一把濺在臉上的鮮血,俊俏的小臉頓時花了,她的眼中也露出了倔強的意味:「我討厭殺人,但是,我一定不會放過你們,因為你們驚嚇到了山本念!」

說完,這個丫頭又揮着匕首,沖向了她的另外三名對手。

雖然山本念還沒有出世,可是,田代優希卻發自內心的喜歡這個小寶寶,甚至都已經把自己當成了那個小東西的小姑姑了。

面對這些敵人,她護犢子的性格再度被激發了出來,戰力也遠超平時的正常水平!

山本恭子也看到了那些鮮血,她的手放于小腹,輕輕說道:「孩子,別怕。」

孩子,別怕。

其實,母親的安慰雖然很簡單,但對於孩子來說,一定是最有效的。

賈馬爾深深的看了田代優希一眼,壓下了朝着她出手的衝動,隨後再度準備躍向山本恭子。

然而,就在這個時候,遠處忽然傳來了跑車的轟鳴聲!

一輛限量版的布加迪威龍忽然自沿海公路盡頭出現,然後沿着這條道路一路飛馳,迅速殺了過來!

這輛布加迪威龍的速度極快,本來只是一個遠方的小黑點,可是幾個眨眼的工夫,就已經清晰的呈現在賈馬爾的視線里!

隨後,輪胎和地面劇烈摩擦!車子在距離山本恭子只有幾米的地方停了下來!

賈馬爾的心沉到了谷底。

車門打開,一個穿着忍者服的蒙面女忍者走了下來,整個人都流露出一種青春的氣息來。

「不好意思,剛剛一個不小心頓悟了該怎麼樣成為巔峰上忍,所以來得晚了點。」

說著,她摘下了自己的面罩,歪着頭,看向了山本恭子:「來的人是我,你應該很意外吧?」

推薦閱讀

大发一分彩开户所有小說均由網友上傳,如有侵犯版權,請聯繫我們,本站立即予以處理。 Copyright©2014-2019 www.mljav.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掃碼轉到手機閱讀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