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发一分彩投注_大发一分彩官网_大发一分彩注册

筆下星空>玄幻奇幻>大发一分彩>第一百一十六章 斷空

大发一分彩开户

大发一分彩:《伊塔之柱》

第一百一十六章 斷空

青慢慢放下手中的槍。

其實他出手的話未必不能命中,只是那一剎那心中閃過一絲好奇,克制住了出槍的意圖而已。對方的行動,明顯有些意思,他第二次改變槍尖指向,引而不發,意圖十分隱蔽,當時直播間內一片烏煙瘴氣,顯然大多數人沒讀出他的意圖——但這也正常,畢竟他們就那個水平。

可對方卻作出了正確判斷,並且連續兩次。這是巧合?抑或天賦異稟?還是另有依仗?但若另有依仗,他可以想到的只有海林王冠而已。

他向前走去。

「我躲過了嗎?」方鴴一邊跑,一邊低聲問道。

r不置可否,事實上從之前開始,他就一言未發。

「他沒出手,艾德,」視訊另一端,目光宛若星之花的少女銀色長耳輕輕一動,開口答道:「他也在讀你的意圖,小心一點。」

他,讀我的意圖?方鴴心下大為訝然,以對方的實力水平,讀自己的意圖又有何用?但一個詞浮上他心頭——謹慎,猶如獵人之審視獵物,冷酷,而又精準,不多用一絲餘力,那正是自然界獵捕者既行的法則。

但落在一個人身上,則只讓人聯想到一個謹慎又實力強大的對手,正是讓人感到最為棘手的那一類。

一道銀光在黑暗中浮現。

方鴴微微一怔,才看清那是一條筆直的線,是r的手筆,正是後者投映於他系統之下增強視野之中的標記。「艾德,後面。」也正是此刻,彌雅的聲音再一次傳來。

近乎于悄然,一支碧色長矛分開黑暗,后發先至,穿過他右手一側,一槍封死他前進的道路。

方鴴心中一緊,但也意識到對方沒有下死手,他轉身,剛好看一道湛青之影猶如鬼魅一般飄至自己身後,但那只是對方最後下的殘影而已。方鴴才剛一下舉起手,就看到青已出現在自己面前——

他下意識後退一步,但青也向左一個平移,那速度,與閃現也相差無幾,仍寸步不離地追了上來。然後其一抬手,一記肘擊,方鴴甚至還沒看清對方右手的影子,便感到胸口一道巨力傳來,整個人騰空飛起,飛出四五米外。

他重重撞在一面岩壁上,又滑落下來,魔導爐稀里嘩啦一陣亂響,竟掉下不少零件下來。但方鴴眼冒金星之中,第一時間的反應仍是檢查一下自己魔導爐工作狀況,效率下降了百分之二十,故障率提高了一半。

但仍能使用。

方鴴翻身而起,咬牙道:「老師……咳咳,我擋下來了。」

r一言不發。

但方鴴抬起頭來,卻微微一怔。

黑暗之中,一道銀線正在向右延伸,而那像是分開漆黑夜空的一道閃電,正正落入他心中——

青舉右手成刀,緩緩放了下來,有些意外地看着這一幕。對方吃了他一擊,竟沒直接了當暈過去,直播間內此刻皆在討論這個傢伙防禦好高。

但他卻明白。

即便是在最後一刻,對方也反應了過來,向最理想的方向讓了半步,不然這一擊,至少帶走對方三分之二的生命。按艾塔黎亞生命體的自我保護規則,理應當陷入休克狀態才是。

不過也到此為止了。

他並不打算節外生枝,給一個戰鬥工匠以釋放靈活構裝的時間,於是向前一步,身形一分為四。

那倒不是什麼分身術,只不過是青左右四次變向,方鴴的動態視力已經完全追不上其極限,在視網膜之上,投影下四個動作不一的影子。但他仍咬着牙,硬着頭皮舉起手。

銀線仍舊在向前延伸。

一聲輕響。

『孤王之傲』的前半部分爪子脫手飛出,正是銀線所指的方向。

黑暗之中一道長長的弧光,火花四濺。

此刻,青的直播間內不由齊齊發出一聲長嘆:「啊?」

青在半空之中轉身,一揮手,將方鴴的飛爪打飛了出去。但心中震驚,已是非凡,對方是怎麼捕捉到的——那只是一個戰鬥工匠,一介新人而已啊!

他心念如電閃過,立馬在原地一個急剎,然後再一次折向,在方鴴視野之中留下連續七八個影子,最後縱身一躍。

而在方鴴視網膜之上,則是一道銀色的光向自己飛折回來——他不需要去看青,只要看着那銀光,同時一咬牙將護盾開到最大,然後舉起左手加固手套。

銀光向下一折,他左手向下一擋,黑暗之中再一道火光,巨力打得他近乎失去平衡。魔導爐上護盾插件也炸出一團火花,宣告報廢。而銀光一刻不停,再一次折向中路。

方鴴在左手後仰的過程之中,發射出火箭飛爪。青正向他一拳擊來,但正中火箭飛爪,火星飛濺,左拳飛旋而出。

連續兩擊不中,青臉上雖還一片冷漠,但心中已是震動。他幾乎起了愛才之心,稍稍後退一步的同時,還有餘暇問一句:「交出海林王冠,我不殺你。」

方鴴踉蹌向後退去,那有力氣回答?只是對方提到海林王冠,讓他大為驚訝。

他只以為對方是龍火公會的人,於是想也不想舉起左手豎了一個中指。

但動作還未作完,便看到對方右手成鞭,一記手刀向自己揮來。「!?」他忍不住在心中大罵了一聲對方也太過分了,竟一點喘息之機也不給。

而此刻銀線折向左上,方鴴後退一步,右手已『咔』一聲收回孤王之傲。他再舉起右手,當胸口一擋。

這一擊打在『孤王之傲』上,他幾乎可以聽到自己的加固手套上傳來一陣令人牙酸的呻吟聲,以傳奇級裝備的堅固程度,竟在對方一記手刀之下近乎于報廢。

方鴴來不及心痛自己的裝備,因為一道巨力已透過他手臂傳來,擊中他胸口,直接將他掃飛了出去。他重重落在地上,已聽到右手骨骼斷開的聲音。

右手已幾無知覺。

三次交手說來話長,但其實也不過是電光火石之間,直播間內觀眾根本來不及看清兩人動作,只能看到噹噹當三聲,黑暗之中三團火花綻開。青連續搶攻三次,三次可以說皆未盡全功。

直播間內寂靜一片,每個人都完全怔住了。方鴴的三次格擋,近乎于完美的判斷,擋得實在是太過漂亮了,以至於身為敵對方支持者的他們,也禁不住在心中叫了一聲太美了。

有些交手就像是藝術,足以給人留下最深刻的印象。

雖然只是短短三次交擊,但也足以叫這些人記下這個少年的樣子——如青這樣的人,其實最害怕的是遇不到旗鼓相當的對手、高質量的比賽。而他們這些粉絲,又何嘗不想看到賞心悅目的交手?

但在這短暫的錯覺過去之後,人們才忽然想到另一個問題——對方並不是旗鼓相當的對手啊,只是一個新人而已。一個在黎明之星森林之時,面對區區一個秦執還完全無法抬頭的新人。

對方竟已成長到這個地步了?

怎麼可能呢?

許多人都不由自主地回想起了,那個廣泛流傳於社區之上的說法,中國賽區未來二十年,下一代的十王,是不是已經誕生了?灰之王fox已接近於退役,下一任的十王之一,會在戰鬥工匠之中先一步決出么?

有人說那會是loofah,但也有人,心中會不由自主閃過一個影子。

那個影子,曾經在芬里斯島的地下,牽動過許多的人的心。

青自己也有片刻的怔然。

旁人或許不清楚,但在之前那一刻,他真有一種在與一個不遜色于自己多少的對手交手的錯覺。他不知道自己是不是想太多了,因為他幾乎可以感到對方的判斷與對於戰鬥的直感,幾乎是全方位在他之上,形成碾壓。

但怎麼可能?

事實是,對方又表現得是一個新人應有的樣子。

他一言不發,只向後伸出手,一旁的長矛自動飛入他手中。他手握翠色長矛,心中只剩下一片決然,他已察覺到一絲不安,以他的謹慎,絕不會讓這不安蔓延生長下去。

青舉起長矛,用力向前一揮,兩道交錯的光刃,向黑暗之中飛去。

此刻直播間每一個人都看得出來,青已經動真格的了。

光刃看似很慢,實則很快——刃鋒一掃而過,竟生生在後方犁出一條溝壑,其所過之處,溶岩無不倒折。

其映在方鴴眼中,這正猶如一對白色獠牙,向他直咬而來。上位者——一看到這光芒,他心中便已明白過來,自己的對手,竟然是一個來自於第二世界的選召者。

也只有第二世界的選召者,才能讓魔力在如此遠的距離上粒子化。對方之前沒出全力,他一下閃過這個念頭,但也所幸,對方沒有一上來就下死手。

而此刻,這一擊已經留不住他了。

銀色的線折向一個很遠的方向,在百尺開外,r似乎絲毫也不管,他是不是能一下抵達那個地方。

但就在方鴴橫飛出去的一剎那,他左手已經穩穩接住飛回來的飛爪,輕輕一握。一道淺藍色的光門也從他身後張開,一個銀色曼妙的身影從他身後展現,並用雙手刀刃將他一架。

能天使身上閃爍出熒光,然後兩人一齊以太化,光影交錯之間,兩道光門一一展開。

『兩人』連續向後穿過兩道光門之間,並向後退去。下一刻,光刃幾乎是堪堪從『兩人』身邊一掃而過,並擊中那個方向的岩壁,一陣地動山搖之後,留下兩道交錯的斬痕。

青的攻擊再一次落空了,直播間內卻沒有任何人敢發言——

任何人此刻都看得出來,他們對面的那個少年其實並不強,一如他的身份——一個尚還是新手的戰鬥工匠。但對方的戰鬥意志,與判斷力,簡直精彩絕倫。

這個精彩絕倫放在任何地方,都足以讓任何人喝彩,可在這裏,那少年偏偏是他們支持者的敵對一方。

更重要的是,弗洛爾之裔其實與對方也是積怨已久。

「怎麼會?」

青也皺了一下眉頭,看了一眼方鴴消失的方向,只默默收起長槍。就在剛才最後那一刻,他似乎抓住了一些東西,那個念頭一閃而過,便在他心中消失得無影無蹤。

洞穴另一頭。

方鴴右手無力低垂着,並在能天使的攙扶之下從地上站了起來,他左手一邊從腰包之中摸索出生命藥劑,然後仰頭一口灌了個乾淨。

他回頭看了一眼後方,能天使兩次閃現肯定不足以逃開對方的追擊,但那個方向漆黑一片,也不知對方究竟什麼時候會追上來。但一輪交手之後,他心中稍稍有了一些自信。

那可是來自於第二世界的人,自己竟也能在對方手下走過一輪了,他輕輕吐了一口氣,居然還有一絲不真實的感覺。當然,這也並非是他一人的功勞而已。

他看了看彌雅,又看了看r,第一次從兩人身上感受到真正頂尖的選召者,其實力是如何的。

「艾德,」這時彌雅忽然說道:「對方不是龍火公會的人。」

方鴴微微一怔。

「弗洛爾之裔,」這麼長時間之後,r第一次開了口:「蒼之槍,蒼之旅團的團長。」

他中聲音帶着一種別樣的意味,看向方鴴:「你知道那是誰嗎?」

「旅團團長?」

方鴴自己都嚇了一跳。這可不是第一世界那些半吊子旅團,第二世界的旅團,那能是一般人嗎,何況還是旅團團長。自己居然在一個貨真價實的旅團團長手上走了一輪,這不是開玩笑?

但r接下來的話更讓他差點暈死過去:「這個頭銜,其實是龍騎士頭銜。」笔下星*空*www.bxxk.org

「啊?」

方鴴一下就覺得自己完蛋了,對方要是召來龍騎士,還有他活命的份?不要說閃避,對方只消動一下手指頭,就可以讓他死無葬生之地。不過第二世界的龍騎士真有這麼閑嗎,來找他一個新人的麻煩?

而且弗洛爾之裔的人怎麼會在這個地方?

「你打算怎麼辦?」r問。

方鴴用左手輕輕按了金焰之環所在的位置一下。

他抬起頭向一個方向看去,指環正在他胸口散發著灼熱的溫度——他鬆開手,一縷只有他能看到的光芒,在黑暗之中向前延伸,並指向那個方向。

而那裡,也只有漆黑一片而已。

但無論如何,他都得取回龍之心。

他忽然之間心有所感,再回過頭,才看到青一手持長槍,已出現岩窟的另一邊。顯然,對方並沒有放過他的意思,他依靠能天使逃得了一世,但也無法一直逃下去。

何況第一次出乎對方預料之外,他這麼再來一次的話,保不準會有什麼下場。

青一出現在那個方向,身形立刻一閃,便消失在他視野之中。方鴴心中警兆大作,知道對方一動,下一刻就會出現在自己身邊,以他的感知能力,基本上追不上對方的速度。

但還好這裏不止有他一個人。

r開口道:「左側。」

方鴴只來得及回身,視角餘光槍影一閃,他下意識讓能天使一擋。但一聲巨響之後,構裝體向後飛回,撞在他身上,將他一齊撞飛出去。

他再一次落在地上,右臂一陣劇痛傳來,但不敢有絲毫怠慢,馬上抬起頭,只看到那個方向銀色的線先一步折了回來。可他右手此刻已經完全失去知覺,近乎于無力地垂着,已無法再出手。

他只下意識想要後退。

然而r冷冷的聲音傳來:「退你就死定了。」

他又說:「你只有一個機會,但前提是你把握得住。」

「聽我命令。」

一剎那,方鴴其實已失去了最後閃避的機會,光影交錯而過之後,青幾乎立刻出現在了他一側,從對方起步到抵達,幾乎沒有任何中間過程。

銀光標記一閃而過,方鴴所能看到的,便只有寒光閃閃的槍刃,在自己視野之中無限放大。

但正是那一刻,銀色的線在r的指示之下,忽然之間一下散開來,形成一個個分佈在黑暗之中閃光的網點。這些繁如星辰一樣的光芒,只有方鴴清晰明白那是什麼意思。

兩人之間多年之前形成的師生默契,在這一刻幾乎已毋須用語言來傳達。

在所有人都以為方鴴要死於這一槍下之時,青眼角餘光之中,此刻卻看到了一道銀芒。

那正是方鴴的能天使。

當,一聲顫鳴之音。

沒有任何人看清,那構裝體手中刃臂是如何擋住青的長槍的,只是一道飛濺的火花之後,能天使倒飛了出去。但青擋下這一劍之後,竟然出現了一個致命的失誤。

他在原地愣了一下,沒有第一時間搶攻。而正是這一剎那的愣神,讓方鴴有機會召喚出第二具能天使,藍光一現,第二道光門頓時展開。

能天使還先一步發起搶攻,向對方一劍刺去,而這一劍也不攻敵必救,只指向青手中長槍。

青試圖繞開,但無濟於事,又是一道火光綻放。

接着是第三具能天使,青心中已是一陣冷然——他不由看向方鴴。但方鴴根本沒有看他,只不斷變化着左手的操控手勢,三具能天使,你退我進,不分先後地發起進攻。

在旁人看來,這一輪攻勢簡直是快到水銀瀉地,青居然一度落於下風,不得不被動防守。

而在最後的一擊,還是能天使實在吃不住力量,整半個手臂裂開來,化作一片零件飛散出去。可即便如此,這具構裝體還是一往無前地在半空之中一個轉身,一劍向青脖子刺出。

這一劍簡直險到巔毫,直播間內的眾人也忍不住發出一聲驚叫,差點以為青要中劍了。但事實證明他們不過想多了,青反手一擊,便一槍將那拚死搶攻的能天使打回了零件狀態。

只是這一槍之後,直播間內已是一片啞然。

對方憑什麼還有能力反擊?

事實上,方鴴自己也是完全愣住了。

因為這一輪攻擊,其實與他無關——

他不過完全是聽從r的命令,讓能天使如何出劍,並在何時出劍而已。而那些分佈的光點,正是r指示給他的每一個出劍窗口。只要青一動,相應方向的光點就會亮起來。

他唯一需要做的,只是反應力需要跟上對方的判斷而已。

而在這一輪指揮之下,他的三具能天使,表現得簡直像是三位劍聖。要不是能天使本身的屬性實在太低了一些,說不定他這一輪搶攻,就要把這位旅團團長給斬于馬下了。

這是什麼概念?

青臉色也是難看至極,雖然對手明明實力遠弱於他,可經過這一輪交手,他竟感到自己手微微有些顫抖。他看向對方,帶着一種不可思議的目光:

「……聖劍斷空……劍聖r?」

……

推薦閱讀

筆下星空所有小說均由網友上傳,如有侵犯版權,請聯繫我們,本站立即予以處理。 Copyright©2014-2019 www.mljav.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掃碼轉到手機閱讀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