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发一分彩投注_大发一分彩官网_大发一分彩注册

筆下星空>大发一分彩投注>大发一分彩开户>第四百八十四章 傾己

目錄

大发一分彩官网:《謀斷九州》

第四百八十四章 傾己

酒過數巡,宋取竹將徐礎請到帳外,「只要諸路義軍肯離開襄陽,奚家將會提供一批盔甲、棉衣和糧草,如果前去投奔江陵城,所贈之物加倍。」

「奚家終究還是要向單于歸降?」徐礎猜道。

「嗯,據說是晉王從中撮合,奚家要破壞襄陽防守,向單于邀功。」《笔下星空《wWw.BxXK.OrG

徐礎輕嘆一聲,麻老砍刀的勢力雖然不是很大,影響卻頗廣泛,他若一走,很可能給襄陽守軍帶來致命的裂痕。

「令岳打算什麼時候離開?」

「就這兩天吧,看奚家什麼時候將『禮物』送到地方。」

「他不想投靠奚家?」

「麻老砍刀?他家三代強盜,怎麼可能投靠官兵?」

「令夫人不能勸勸他?」

「勸了,沒用,老頭兒說了,女婿是他挑選的,也是他養活的,想做大事業,自己想辦法去,不準動用他的本錢。他當我的面說這些話,我竟然無法反駁。唉,我好像入贅麻家了。」

「宋將軍做何打算?」

「老實話,我現在猶豫不決,所以想聽聽你的意見。」

「宋將軍究竟為何起事?」

「我……算是趁火打劫吧。」

「那你還有何猶豫?令岳的選擇是正確的,見好就收,勝過冒險守衛一座危城。」

宋取竹不語。

徐礎等了一會,從懷裡取出一個小包袱,遞過去,宋取竹接在手裡,沒打開就知道裏面是什麼,驚訝地說:「寶印還在你手裡?」

「要不要它宋將軍自己決定。」

宋取竹將寶印牢牢握在手中,「這些天來,我一直在想它,本以為徐先生將它送人,我也就斷了這個念頭,既然它又回到我手裡——徐先生不必擔心,聽說你要去益州借兵,儘管去吧,我絕不會離開襄陽。」

徐礎拱手。

宋取竹又道:「有件事差點忘說,明天一早請徐先生、郭先生就走吧,你們帶來的財物太多,擺在這裏簡直是種誘惑,你沒看到許多人的眼睛都直了,麻老砍刀也難免不會動心。」

「我還以為他們感激我。」

「哈哈,感激是感激,但他們那一行的規矩與徐先生不同,沒準會殺死郭先生,奪取財物,然後分一份給你,你若接下,從此便是生死之交,你若不接,稍顯不悅,那就是瞧不起他們,再深的交情、再多的感激也沒有。」

「明白了。」徐礎笑道。

兩人回到帳里,繼續喝酒,徐礎喝得少,早已失去眾人歡心,郭時風卻能與這些人結交,談起江湖上的奇人軼事,也能接上話,令麻老砍刀等人驚奇不已。

酒宴結束,徐礎與醉熏熏的郭時風住進客人的帳篷。

「郭兄早睡,明天一早咱們就走。」

「何必着急?再有一天,我能勸說麻老砍刀留在襄陽。」

「奚家人來過。」

「我知道。」郭時風笑道,因為酒醉,笑得有些莫名其妙,「那些人的嘴巴不嚴,幾句話我就問出來了。但是無妨,這些人貪得無厭,稍稍勸引,就能讓他們拿走奚家之物,前去投奔寧王。」

「郭先生所帶財物,怕是已遭覬覦。」

「哈哈,他們不動心才有問題。」郭時風突然起身,跑到外面嘔吐一會,回來道:「這些財物,就是我用來勸說他們投奔寧王的『伶牙俐齒』啊。」

「郭兄不打算帶到益州了?」

郭時風醉意正酣,笑道:「礎弟出身貴門,偶爾到民間行走,也不過看些表面,怕是從來沒與太多江湖人接觸過吧?」

「接觸的確不多。」

「其實與江湖人打交道,重要的規矩就一條,大家心知肚明,但是不能說,說出來就傷交情。」

「還有這種規矩?」徐礎有點感興趣了。

「礎弟不是江湖人,所以說給你聽無妨,記住,與江湖人打交道,必須傾己所有,不能有絲毫含糊,哪怕只是皺下眉頭,交情盡毀,人家拿你的東西,還不感激你。」

「傾己所有?這個要求太高了吧。」徐礎有些吃驚。

郭時風大笑,想起自己當年淪落江湖的經歷,又長嘆一聲,「我也是吃過許多苦頭之後,才想透這條規矩,當時可沒有人向我說明。傾己所有其實是個姿態,不是真讓你將所有財物都交出去,那不成了傻瓜?」

「我有點明白了。」

「比如兩人偶遇,互相賞識,普通人怎麼做?彼此稱讚,互遞名貼,今天你請我,明天我請你,一點點增進交情,江湖人不做這種慢功夫,必要一醉方休,然後掏出身上全部銀錢送與對方,甚至脫衣相贈,自己光膀子回家,沒有就借,不能悄沒聲的借,而要大張旗鼓地借,方顯英雄本色。」

「那得到好處的一方呢?不需要還嗎?」

「必須要還,而且還得越早越好,因為名聲已經傳出去,你欠人家一個大人情,還得早些,還只是銀錢往來,還得晚,搞不好就得捨命相還啦,真若是厚臉不還,必是身敗名裂,無法在江湖立足。」

「江湖人也有名實之論。」徐礎感慨道。

「我這隻是一個簡單例子,實際更複雜一些,江湖人尤其重名聲,今天你對我傾己所有,明天就有人對你傾己所有,這是一個循環。」

「總有循環不下去的時候吧?」

「哈哈,所以江湖人才要對不守、不懂規矩的人坑蒙拐騙、巧取豪奪,讓這個循環一直持續下去,等到這一招行不通的時候,那就大戰一場,交情全毀,一切重來。」

「所以,郭兄已經將幾十車財物全送出去了?」

「一件不留,連拉車的馬匹都送給諸位頭領。」

徐礎吃驚道:「我就坐在旁邊,怎麼沒注意到?」

「礎弟還是沒明白,既然是姿態,當然要做足,傾己所有就是一句話的事,再多提一個字,也顯得心不誠。」

徐礎笑道:「我是門外漢,然後呢?郭兄打算如何『循環』下去?」

「諸頭領現在都知道我是江湖人,寧王也是江湖人,而且是懂規矩的江湖人,不像奚家,送些糧草就自以為了不起,提出諸多條件,將交情毀得乾乾淨淨。礎弟等着,明天我再說幾句,就能鼓動麻老砍刀帶兵去劫奚家財物,然後去向寧王投誠。」

「他們不會離開襄陽躲進山裡了?」

「只要寧王來,他們都不會走。」郭時風合衣躺在床鋪上,閉上眼睛,喃喃道:「江湖人愛面子、重名聲,其實最好對付,你得敢給,也得敢要,今天傾己所有,明天就讓他們拿命來還。反倒是普通人才難打交道,尤其是讀書人,規矩太多、太瑣碎,難以拿捏……」

郭時風鼾聲大響,已經睡著了。

徐礎吹熄油燈,脫靴上床,思來想去,決定不再提醒宋取竹,讓他自己去做決定,徐礎很想知道,宋取竹是不是也屬於江湖人。

次日一早,徐礎告辭,繼續去拜訪其它營地,約定兩日內返回,與郭時風一同前往益州。

有一座營地,徐礎必須去一趟,而且不能與郭時風同行。

梁軍的一支先行隊伍護送糧草南下,已在襄陽城外數十里的地方紮營,離城最遠,但至少是到了,結果很快傳來東都失守的消息,這支梁軍立刻陷入進退兩難的窘境。

徐礎不帶任何人,獨自騎馬前往梁營,當天下午趕到地點。

這支梁軍只有千餘人,糧草充足,士氣卻極低落,見到徐礎無不大喜,紛紛圍上來打聽情況,主將趕來驅走兵卒,將徐礎接至帳中。

徐礎也不隱瞞,將東都失守的經過大致說了一遍。

主將姓余名轅,與潘楷頗熟,對傳聞一直不信,聽徐礎講述之後,才無奈地承認事實,長嘆一聲,「潘將軍,那可是潘將軍啊,怎麼會……怎麼可能……」

「這件事人人都有錯,但現在不是計較的時候,何況潘家滿門皆死於寧王之手,追究無益。」

「徐先生……」

「余將軍不必多疑,我若投奔寧王,今天就不會孤身一人前來。」

余轅拱手道:「徐先生與梁王交情之深,非潘楷可比,我對徐先生沒有半分懷疑,正要請徐先生指條明路,讓我們去見梁王,據說梁王現在并州,我正是并州梁人……」

「明路不在并州,而在襄陽。」

「此話何意?」余轅詫異道。

「由此前往并州,道路險阻,以區區千人北上,千難萬難。如今襄陽群雄輻湊,今後還會更多,寧王即將率軍前來,他要建立名望,必不敢對義軍動手。余將軍與其北上,不如入守襄陽,高舉梁旗,反而安全。」

余轅大吃一驚,「這個……徐先生所言倒是有理,但是……容我想想,容我仔細想想。徐先生休息一會吧,晚上開宴,我們為徐先生接風洗塵,正好一塊商量。」

徐礎亦不多勸,起身道:「寧王喜怒無常,不降遭戮,降亦遭戮,需行險招,方有一線生機,余將軍切記。」

「我會仔細考慮,徐先生計謀百出,你的一線生機對我來說就是十拿九穩的生路啊。」

徐礎告退,去帳中休息,他已經習慣居住陌生的帳篷,倒下就能睡着,但他現在不想休息,思考襄陽眼下的局勢,只覺得如同一團亂麻,無從下手。

有人進來,徐礎以為是那邊酒宴擺好,起身正要開口,發現來者竟是熟人。

相士劉有終拱手笑道:「四弟來晚一步,這支梁軍已經改投晉王。」

徐礎這才明白余轅所謂「并州人」的真實含義。

推薦閱讀

筆下星空所有小說均由網友上傳,如有侵犯版權,請聯繫我們,本站立即予以處理。 Copyright©2014-2019 www.mljav.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掃碼轉到手機閱讀
返回首页